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仙境元阳

psu

00:00/00:00

在罗平待了几天,准备去看元阳梯田。在一个依然是大雾的早晨,出发前往开远中转,再到元阳。

早晨七点五十,汽车出发,开出罗平县城,戴上耳机,旋律是The Mission的Love Me To Death.

然而从罗平到开远的旅程并不优雅,外放的手机声,不尽的急刹车,司机边开车边打电话,另一只托方向盘的手更是不停地锤着喇叭。。。。

从罗平出发后两小时,路开始变得有意思起来。车窗外,左边是山体,右边是河谷,连续的弯道下坡,这段路若是骑单车旅行,必是优雅的体验。

车临近开远车站,已陆续有人下车,待到终点,只有我和一位老者两个乘客。下车后首先在票点买了去往元阳的车票,换乘到元阳的班车上,发现刚才的老者也在,一个好奇,打个招呼,说起话来。谈话间才知道老者姓崔,抚顺人,退休之前在一所学校任教,现独自旅行,已去过了许多地方了。

崔老很健谈,两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天南地北地打开话题,从学校教育体制,到北方资源型城市的历史,再到退休后对生活的新感悟,和旅途路上看到一些让人难忘的经历。虽然我的一些观点在后来也自觉颇显稚气,但崔老恰当地表达了一位老教师修养。

快到元阳时候,路变得陡峭,乡间小县道在山间盘旋,九十度乃之一百八十度的急弯处处皆是,一边是峭壁,一边是深渊。山势虽险,灌木却是茂盛,稍有平坦处,便是一片香蕉树园。

这样的山路,持续了约半个小时,终于抵达这座在半山腰的小县城,这比罗平县更小的县城。

从小车站出来,已近黄昏,斜阳余晖尽撒老城青瓦,也撒在旅人的身上,我的影子的光影长长铺向热石地面,直到街角的尽头。背着竹篓的老汉勾着腰,身后跟着灰黑的水牛,牛蹄子哐哐哐地钉在地上。

在崔老的建议下,我们住进一家叫观云楼客栈里。除了店门口睡觉的大黄狗,我们是今天所有的房客。

客栈自然是本地人开的,房间设备成旧,但整洁。打开客房的窗,能看见山谷和河流,窗外的微风里,带着一点儿松叶燃烧的味道。

傍晚在客栈大堂泡面时,崔老正下楼找我,约明天凌晨包车去多依树拍日出,然后看时间和天气决定是否再去的一些附近能出片子的地方。同时客栈掌柜为我们联系了一辆小七座,能把景区所有门票免掉,包车三百。当然也是后来才知道,所谓的门票全免,实际就是带路逃票。。。。总之,约好明天一起拍日出这件事了。

掌柜的走后,我端着泡面边吃边与老崔在楼下大厅闲聊,他说几年前去往柬埔寨时发现了一个旧寺庙,里面的筑造之宏伟,浮雕之神秘,令他十分难忘。聊着聊着,屋外就下起雨来,老崔见了便笑道,下得好下得好,明天清晨一定是出片的好天啊。

第二天不到四点就醒了,总是这样,面对期待的美景,自然的不知疲倦。起床洗漱,又整理了单反背包,巧克力,矿泉水。正收拾好,听到楼下有车辆开来的声音,下楼,崔老也刚好,出发。

小面包在山间爬行,天色一片漆黑,车子的速度并不快,因为坡陡,路况也不是很好,再者是雾非常大。老崔看着车灯打在大雾上形成的光束,说起他们知青下乡那会儿,跟现在的感觉特别像。

大约半个小时,车停了,天还是没有一点亮光。我们第一次”逃票“成功,售检窗口的人还没上班。过检票闸机十分钟后,就到多依树观景台了。

这时的天色稍微亮了点,司机停好车,给我们指了去最佳拍照位置的路。我们趁着微弱的光亮,摸索着来到一处平台,架好三角架的功夫,对面山峦已呈上元阳的第一片晕红。

日出的这一刻种里,没有交谈,没有风,都很静。

随太阳在山谷升起,风也跟着来了,同时还带着林地间的云雾。这些吝啬的云雾,总是紧跟着日出的节奏,太阳升起多高,他们就涌到多高,铁了心不给我们摄取这里的美景的机会。我和崔老又执着地等了半小时,只等来更浓密的雾,罢了罢了。

回到车里,司机说,山谷里一旦起雾,通常要到中午才会散,等也白等。

因为天气不佳,我们决定沿着景区内的栈道散步回去。栈道修建在峰回地带,蜿蜒走走,也是优雅的事情。

路遇这两黑家伙,本还以为是野生的,后来听司机讲起才知道这是当地人放养的。

在青山白雾间散步,用镜头捕捉一些景色。新铺的石板路干净整齐,林间鸟鸣声声,这是有多久没有过的轻快愉悦啊。


我多想,住在这样的地方,听山风入睡,闻鸟鸣起床。

从多依树回来会路过几个小村庄。最先经过的村子叫胜村,村子多是小砖房,看上去挺新。然后是箐口村,这相对保留了当地的民风建筑。

回到老城已晌午,太阳明朗,浓雾亦散。在崔老的建议下,我们去老城广场边的步行街上吃“散伙饭”,因为之后,他计划去建水古城,而我也要转道成都,开启下一阶段的旅行。

饭后回客栈休息了一阵,与崔老又去了老虎嘴梯田拍照。司机仍是轻车熟路为我们指引了拍摄位。

与早间拍日出时的景况不同,在太阳当顶的午后,老虎嘴梯田的景色要更清晰更纯粹。满水的梯田一级一级渐错而下,把天空倒影成数个不规则的琥珀。田间时而有背着背篓的农人走过田坎,如同偶然划过天空的流星。

崔老仍如早些时候一样,不动声色地,专注于眼前景色和取景框中的画面。

 

次日赖床看书,崔老敲门,说他出发了,去个旧转车到建水古城,后面再边走边看。接着交换了联系方式,并邀请我,若是到北方去,一定要去他家座座。

 

 

点赞

发表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