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花海罗平

psu

00:00/00:00

火车到达罗平车站的时候,耳机里正放着Siempre Me Quedara。这个停车不足三分钟的小站,在迷雾朦胧清晨里,像一个梦里面的中转站。

我下车,随着三两旅人,背着包,沿着行车方向的轨道继续走着。天还没完全打开,空气很湿润,没有风,感觉有点冷。过了一会儿,随火车发出几个低沉的叹气后,便消失在迷雾里。

从车站前的长梯而下,是公交站。最早的一班,在我上车之后出发。

破旧的铁皮盒子在罗平的乡间野外摇摇晃晃,一路向西,零落几个乘客上下,路旁偶尔会有三两个背着书包的娃。

车子停停走走,天色渐亮,雾也更朦胧。

公交的终点是罗平客运站,县城不大,就近住下,洗热水澡,关机补觉。

醒来已是傍晚,推窗望外,雾已散尽,天边横起久违的晚霞。

晚饭初尝米线,奇辣。吃了没一半,溜了。

再回住处,重温了那山那人那狗,又看了会地理中国,理了理明天要去的地方,睡的还算早。

第二天醒的早,洗把脸出门。然并卵,依旧大雾,县城的早班车在九点四十,有够迟。

在班车对面的饭馆吃早点,老板说我来晚了,最佳看油菜花的时间是两周前,那时花期正旺,天气也明朗。

等我乘车到金鸡油菜花田的时候,雾更大了,并且早率的过早下车。就这样,我沿着公路慢慢的走,走到雾气在睫毛上凝结成水珠。

本想走进花众之中去转转,无奈雾太大,油菜花上沾满了水气。

公路经过一个小坡后,看见几栋青瓦白房,临大路有一条岔路,通往花田深处。转到这条路上,没多远,遇到对面走来一个牵着黄牛的小姑娘,红衣蓝裤,扎着长辩,略有十来岁的样子吧。隔着几米先朝她点点头笑笑,以示友好。小姑娘倒是大方,看我胸前挂着单反,问能不能给她拍张照片,还先介绍自己的名字,叫亚琴。

继续往花海深处走,也不知走了多远,雾依旧很浓,帽檐已不知不觉打湿了。

海丛深处有个蜂场,简易的篷布边停着一辆手扶拖拉机,拖拉机上的座着几个人,边卷烟丝边说着话,见陌生人经过,也自然地递烟给我,问我从哪里来。

点赞

发表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