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D4.泸定-康定:会师泸定

D4.泸定县-瓦斯沟-冷竹关-康定县
单日里程:53KM

 总里程:417KM

thum-fe1b1463283147

因为要等后方的小伙伴,所以今天是个要睡懒觉的一天。赖在床上,晒着太阳,后方小伙不时地发短讯过来,确认我们的位置。

冰风昨晚从网吧回来,冲动地把秋衣秋裤洗了,衣物是纯棉的,挂在窗台上,现在还在滴水。我给他支招:用竹竿绑在单车后面,随风凉晒。也许是我点亮了灵感,他想了想,不知从哪搞来的竹竿,串上秋衣秋裤,摇晃到泸定桥观景台上晒它们去了。冰风在观景台晒秋裤这个行为,据说一度成为当地县城的热点新闻。

与景观台晒秋裤的热点新闻同一天发生的还有另一件事,一个少女在泸定桥上跳河自杀了。

当时是正午,高原太阳当顶,观景台和泸定桥上都是人来人往的。最先看到桥上有异动的是冰风,一个粉衣女子双脚悬空座在桥中间打电话。

这个人胆子真大,你看。

卧槽这好像是要自杀!?

不会吧,我看过类似热门视频,还有双手拉着铁链悬挂的呢。

我用单反镜头拉近,看到那个女孩正一手握着电话激动地说话,另一只手不停地比划。她身后的路人往来很多,没人注意到这个在生命的悬崖边挣扎的人。那通电话是她与这个世界唯一的关联。

我搁下相机,往桥上跑。

刚到桥头,还没冲过检票口,那个女孩就跳下去了。我看到她在离我仅有几十米的桥中间,放下手机,略等了一瞬,就那么跳下去了。奔腾的大渡河,波涛汹涌,瞬间就将她的身躯吞噬。

人群开始骚动,桥上河岸观景台,一下子全都围满了人,我楞了半晌才回过神来报警。很快,一辆警车拉着警笛往下游开去,过了一会,又跟了一辆。

人群很快散了,好像刚才的一刻钟里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真的什么都没发生,那该多好。

 

下午一点,等待的小伙伴到了。西行的第二位车友登场,邱。闽西钢铁直男先锋,主要技能当然是直,附带技能则是疯,这些从他极具简洁的骑行装备就能体会出来。

等着邱到了吃中饭,所以会师宴就安排在了中国著名的四川饭店,宴席是标准的有朋友自远方来不宜辣乎之青椒回锅肉,和一清二白青菜豆腐汤外加三碗白米饭,总之是非常隆重。

吃饭期间从老板娘口中得知下午的路并不好走,虽然只有五十多公里,但出城就是修水库的地段,二十多公里烂路来势汹汹,随时准备教我们做人。

饭后出发,一段小上坡出城,很快就来到了烂路开始的地方,邱从驴包里掏出一盒华丽的红景天,豪迈中透着土豪气息地邀我们每人一支,一颗赛艇!

这是出发以来第一段烂路,一条由过往车辆压出来的乱石路,汽车一过,灰尘肆虐。带着会师的兴奋和红景天蓄力,只两个小时就走完了这段路。下午四点,回到了久违的泊油路。

回到好路上,才意识到进入真正的高原了。两边的山几乎没有植被,路边也很久没有一栋房子。所以当我们骑着车,看到迎面有一群背着书包的娃娃时,那种自由又温暖的感觉,就像他们脸上的笑,和奔跑起来时晃荡的书包,那么充满活泼和愉悦。

傍晚五点,太阳依然明亮,但月亮已经不知觉地呈在天边了。

傍晚七点,经过一个小村,叫日地村。邱自告奋勇地,用奇怪的四川话在一户居民家中讨来了“农妇山泉”,把我们各自的水壶都灌满。

晚八点,天完全黑了。冰风像昨天一样被沉默附体,邱因为上午翻了二郎山,体力储备也差不多没了。我们就推一段骑一段再歇一阵。天黑了,山谷里黑漆一片,除了头顶的月亮星星,就是路边叮叮的溪流声。

晚九点,三人能量低至警戒线,坚持!

晚上十点一刻,见到康定城标,示距城区约五公里。快到了,坚持!加油!

晚十点半,终抵达康定城。入城的路段两旁路灯全开,是温暖的等待啊。

进城,分头行动,我找住处,邱找饭馆,冰风在路边休息。时间仓促,住和吃都有点不尽人意,但我们三已累成狗,心里唯一的期待只是一张能躺下去的床。

冰风见床入睡,邱说要下楼找个地方打电话,我回复了几条短讯(路上无信号)。邱下楼后很久没回屋,逐找出去。我看到他在旅馆外面的大马路边站着,我问他电话打了吗,他说找了半条街,都关门了。我说我的手机有电了能打了。他摇摇头说算了,想一个人在外面待会。

回到房间我倒头睡了。

好累。

 

点赞

1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