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D13.海子山某村落-巴塘县:高反哥的梦想

海子山某村落 – 错拉乡(海拔3370) – 巴塘(海拔2425)
单日行程:63km
总里程:903km

00:00/00:00

地铺很暖和,一觉睡到大天明。

早餐是纯正西方思想(糌粑+酥油茶),拌着炒香的青稞面,捏成面团吃掉,很极简,很优雅。男主用手抓着吃,我们也是,当然主要原因是没筷子。

离开时,邱提议一起合影,男主很开心,还特意去换了件衣服,并建议去楼顶拍,更亮。

九点整出发,出门即下坡,毫不费力,放上朴树的Colorful Days,大声跟着合,很欢乐,路旁的溪流也奔腾欢乐。

随着海拔快速下降,边上溪流也偶尔会出现几栋房子和青稞地。下坡的轻松使我们快速略过路旁景色,只记得临近正午路过一个村庄,村庄的房子分散在一条溪流的两边,对岸有座破旧但依然在运转的发电站,岸这边有所小学。出村子时休息了一阵,有点饿,决定把打包给高反哥的糌粑解决掉。。。

继续下坡,有两个事,一件,是在一段连续长下坡的过程中,速度过快,在视线受阻的一个急弯处,与对向来驶来的皮卡车狭路相逢,险些盒饭!经此,也给自己敲响警钟:下坡务必要慢,千万要慢。

另一件比较轻松,遇到自驾游的姑娘,打气加油。

“你们是要去拉萨吗!”姑娘挥手。

“是啊是啊!”邱秒回。

姑娘回应点赞的手势,车就很快开远了。邱被短暂地电了一下,爆发骑行数十米追上去,追不上。

时间来到下午,例行每日的饿并快乐着环节。

在互侃中前行,路上的大小隧道开始多起来,这些隧道长的有数公里,短的几百米,隧道全无照明,每进一隧道,我们都并排着骑,因为邱的车灯依然没电(囧)。前面几个隧道都正常通过,但是在通过一个比较长的隧道时,出了点状况。

大概骑行到隧道中段,远远能看到前方出口的小圆点。这时,身后忽然传来轰隆的摩托响,听起来不止一辆。邱大叫一声不好,接着俩人加快速度,冲向出口的小圆点。但单车到底快不过摩托,声音越来越近,然后,直接略过惊慌失措的我们,向前驶去了。。。虚惊一场。

惊魂未定,还是这个隧道,临近出口,四个身影在路中站成一排。what the FFFucking days!! 我们完全有理由怀疑要被拦道抢劫,虽然身上也没啥值钱的东西。往回是上坡显然不可能,他们还有摩托,没办法,硬着头皮往前骑。我们加速到近五十码速度冲向出口,结果呢,我们就那么从他们身边穿过去了,又是一场虚惊。

出隧道后一段 ,偶到一藏小哥的摩托爆胎,举手之劳,用携带的补胎工具帮他们上。在小哥骑着摩天走后,我们也讨论了是不是过度皆兵了。

下午四点,路边的村落开始多起来,偶尔还能有个小卖部,在其中一家买了两瓶快乐水,来四川的老板娘看我俩好像半年没吃饭的样子,又给我俩盛了两碗稀饭,不愧四川老表,豪情万仗。

五点,到达巴塘县城。

巴塘海拔两千出头,是川藏南线海拔最低的县城之一,另一个是澜沧江边的如美镇

巴塘县日光充沛,云淡风轻,是座很优雅的高原小城。在进城路口立着蓝色路牌,上面一左一右的写着:巴塘(左),拉萨(右)。骑行了近半个月,“拉萨”二字终于出现在了路牌上,兴奋,开心。

会师高反哥的住处,放好行李,找高反哥,他的脸仍是红肿着,嘴唇干巴,整个人看起来很萎。高反哥说自己感冒了,头痛得厉害,全身无力,从理塘出发就感觉身体不适,当日行程很满,强行支撑骑到巴塘,已经快要站不稳了。

邱有些累,回楼上休息了。高反哥让我带他医院看看,县城很明亮也很干净,人群稀疏,阳光惬意地散在街道边的柳树叶上。

沿着主街的大路一直往下走会经过政府广场,政府楼和广场都建得很漂亮,过广场走到底就是县医院。高反哥很乏,坐在一楼大厅休息,我给他挂号,找医生,拿药。在等高反哥会诊时,看到院子里的石桌上,一群人正喝着酥油茶打牌。

从医院出来,收到邱了短信:睡一觉起来人都不见了?我回复在广场上吃炸鸡,速来!发完消息,逐去农贸市场买了烤鸭,快乐水,不一会儿,三个人就在广场上晒着太阳吃烤鸭了。

夕阳温暖,阵阵吹着风,高反哥喝了口可乐,眼望着对面的山,忽然说叫我俩明天先走,他自己要在这休息几天,等感冒好了再骑。

是的,刚才在医院,医生嘱咐一定要等感冒好了才能进藏,前面都是大山,海拔多高,感冒的人在高海拔地区是非常可能患上急性肺水肿的,很危险,不开玩笑,前面没有比巴塘县海拔更底的地方了,这里是最合适的歇息点。我和邱相互看了看,没有说话。

黄昏慢慢降临,我们慢慢走回旅店。

我想起第一天遇到高反哥,在雅江县往新沟骑行的路上,这个来自绍兴的中年胖子脸上,带着憨憨的自豪说:我有个梦想捏,去拉萨捏!

点赞
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