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D30.加兴-拉萨:连夜赶到拉萨!

加兴乡(海拔未知)-米拉山(海拔5013) -墨竹工卡(海拔3830)-拉萨( 海拔3650)

单日行程:213KM(搭车约60KM)

总里程:2281KM

 

顺利的话,今天就要到拉萨了。

今天正好是从成都出发的第三十天,整整一个月,我们翻越了整个的喜马拉雅横断山脉,是真正的翻过山川江河,今天终于要到达旅程的终点了。

也许是心事交集,醒的很早。洗漱后出门吃早餐,问为什么没在住的店里吃,因为太特么坑了。

生活需要仪式感吗?抵达终点的这一天,早餐必须要是正式的,优雅的,所以必须要有咖啡(甜茶),糕点(馒头),青蔬(自带红油榨菜),才能算完美。

于是我们就在乡镇上唯一的布尔乔亚藏餐馆吃完了早餐,顺便还续了一壶甜茶,这样才得出一个相对接近完美的解决方案:不负重,搭车到米拉山垭口,然后把行李委托给司机帮带到拉萨,我们从米拉山口开始骑车,冲刺旅程的终点——拉萨!

不得不说,这个方法正的太优雅了!

说干就干,回旅店把驮包里的贴身物品分到背包里装好,再把驮包打包起来,然后推着单车到国道边候着等某个好心的司机搭一程。

九点过了,也开过了几辆大卡车,但并没有为我们停下,有点着急。也许是我们意愿表达不够明显?逐在路边找了个纸箱,拆开做了个求搭车的牌子,如下图:

行吧,其实效果根本没啥用。

十点了,还下起了小雨,俩哥正犹豫要不要回旅店避雨,有车愿意搭我们了!

两辆大卡车,我和邱一人乘一辆,邱的卡车在前我的在后。卡车上的视野非常给力,司机大哥估计独开驾驶也闷,就很健谈。边聊边看,搭车比骑行快多了,半小时就过了我们昨天目的地松多。过了松多,再到米拉山顶的十几公里里都没有村庄了。

从松多出来几公里,能看到外边有大片大片的湿地,其间还看到了几只藏羚羊,司机大哥人很好专门停车让我拍照,感动!

抵达垭口差不多是在中午。卡车停在山顶,我匆忙地爬上货斗骑单车,从开着暖气的驾驶室到外面零下海拔五千多山顶上,还真是他妈的刺激。跟司机大哥互留了号码,约定到拉萨后再联系取行李。

也许有人会觉得这样的信任是不是太草率了,但是那又怎样,想想昨天我们甚至连整个单车都交出去了呢?从出发时在路边吃碗面都要锁车,到中途可以在路边荒野的水渠睡午觉,再到昨天今天,说明了什么?说明我们确实表里如一,从外在呈现到内里裤兜里,都是真的没几个钱。

米拉山是川藏线上海拔最高的山,也是抵达终点拉萨的最后一座山,虽然这座山不是我们骑车上来的,但这不重要,这并不妨碍我们在山顶的寒风中拍上一张经典的裸照,虽然气温零下冻成狗,虽然还有三两个自驾人的异样眼光,虽然这样的行为很可能被几年后的自己嘲笑,但这不重要,因为少年得意,就要得意春风撩年华!

拍完照片就开始下雪了,慌乱中开始下山,疾速下了几公里,可能因为拍刚才的骚包照片耗费多了热量,整个人冻的车把都有些稳不住,刚好路边有修路工人的帐篷,进去烤了阵火才缓和些。继续下坡十公里左右,却又像出了云雾层似的,竟是暖暖的大晴天。

下坡放缓了,需要蹬踏,不过阳光当顶,没有负重的单车轻快得飞起。哥俩一改往日的悠闲,踩着单车飞快地骑行,只不到两小时,就到了墨竹工卡县了。在县城路边就近吃了碗面,稍作休息后就继续出发了。

饭后,我们骑行的速度很自然的变慢了。也许是天气太好了,阳光晒在脸上,暖和的慵懒。也许是即将抵达拉萨,抵达这段旅程的终点,有点儿惆怅?也许我们并不想到达终点?但哪有旅程是没有终点的呢?没有。骑着车,前路很开阔,空气清澈,可以看很远。太阳在面前一点一点地落下,逆光骑行,有一点晕眩。

在夕阳下经过了几片田野,又经过了几个村庄,遇到一群被老师带着,放学回家的孩群。推着单车跟他们走了一段,其实彼此间语言并不通,大家只能顾着嘿嘿地笑,但就这样只有笑的交流,也够了。

太阳快落山了,最后一道即将消逝的光迎面洒过来。邱说我们在这段旅程的最后一个夕阳下拍张合影吧,我当然是完全同意的!

显然经过这一段高原旅行,我们的皮肤已经跟本土藏民的肤色相差无几了。

我觉得,一段优雅的旅程,应该有舒适视听感受,完全放松的心境,和志同道合的朋友。我从浙江南部小城独自出发,在旅行刚开始的两天差点放弃返程,再从一路上遇到车友们,从中结识了邱,并组成了夜骑哥小组,到今天即将抵达拉萨,我觉得这段旅程是优雅的。

天渐渐黑时,我们距离拉萨大概还有近四十公里路程,这……行吧,也算是不负夜骑哥这个称号了,即便晚上突如其来下了场暴雨。坦白讲,最后这场暴雨真的没必要,我们不需要多这一层气氛也能抵达拉萨,虽然它只下了半个小时。

……

总之,我们还是到拉萨了。

骑车过了拉萨大桥进入城里,半夜的拉萨很安静,也很普通,没有激动的心情,也没有多余的喜悦,只是舒了口气。骑行在拉萨街头的感觉,甚至完全比不上第一次在巴塘看到的,出现在路牌上的“拉萨”两个字的那种兴奋。

太晚了,住店是没指望了,好不容易找到了家还在营业的便利店,哥俩各冲了碗泡面,摊座在小店门口吃完,后又开了瓶果啤,当作是我们旅行终点的香槟,真.仪式感。

最后,我们还是找到了住处——在一家酒吧的沙发上苟了半宿。酒馆里弥漫着二手烟,几面墙上贴了很多户外爱好者的照片,老板应该是个拉漂(参照北漂),开了这家情怀酒馆,收留了我们俩个暂时落魄的旅人。找了墙角的椅子卷缩着眯到了天亮,又梦游般地把疲惫的躯体搬到了就近的旅馆里,睡上一觉。

完。

点赞

2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