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D21.邦达-八宿:七十二拐

邦达(海拔4120)-业拉山(海拔4655)-怒江大桥(2740)-八宿(3280)

单日里程:95KM

总里程:1418KM

 

昨晚住在邦达镇路边的小旅馆里,睡觉的房间里堆满了床,也住满了人。这是出发这么久第一次整个旅店都住着和自己一样单车旅行的人。清早在旅店的大堂里啃馒头喝稀饭,其间不停有人往外搬出驮包行李架在单车上,再跨上单车往拉萨的方向骑去,有一瞬间,觉得自己也并不特别。

按照惯例,在昨晚住店的旅客走得差不多了,我们才开始整理装备出发,通常是没有谁能比我们更晚的了。

但这种情况,在今天被打破。对,被打破江局!

一位来自辽宁沈阳的中年(或者说中老年?)人,双腿残疾,靠两手扳动轮椅行走,我们就暂且叫他轮椅哥吧。轮椅哥的轮椅经过一些粗糙但实用的改造,轮位被调高,车轮也普通轮椅更宽一些,但这些改造中,最显眼的,还要数轮椅靠背外面的一块广告布,红底黄字,上面有中英对照的两行字“无腿残疾人闯天涯,摇着轮椅走全国…”。

在我们正要出发的时候,轮椅哥也开始收拾东西,还很热情地跟我们打招呼:你们先走我垫后,轮椅没你们骑车快啊!

出发了,邦达镇处在一个三叉路,往右是昌都地区,往左是318,我们往左拐,离开平缓的玉曲河,往业拉山的垭口骑行。

晴空万里,视线所及最远的地方是雪白的山峦和湛蓝的天,把视线收回到眼底,是暗沉的河谷的绵延起伏的陵。前几天经过的世界高城著称的理塘,但在我看来,是不如邦达离蓝天更近些的。

骑车缓缓地爬坡,邱发出了对轮椅哥如何用那辆特别的轮椅爬坡的疑问,我推断了几个方法,都被邱理性地推翻。讨论正陷入僵局的时候,一辆面包车从侧面开过,一只摇头晃脑的脑袋从车窗伸出来给我们喊加油,喔槽,是轮椅哥!
旅店出来不足十公里就是业拉山顶,快到山顶的时候,邱说起早晨起床时被一陌生车友乱开玩笑,很不爽,想骑车追上去打他,我说拉倒吧,就我们这速度追得上个屁,除非搭上轮椅哥的那辆面包车,邱听了倔强地冲锋了十几米后,就歇在路边喘气了,我随即挖苦他不够坚挺,谁知这家伙突然翻脸,猝不及防!妈的,什么鬼。我很不爽地一口气骑到了山顶,直接不鸟他。

在山顶垭口停下来拍海拔标示牌的时候,一辆自驾游的车停在旁边,车上下来个女人,不由分说地塞给我几罐红牛和一袋花生,又往我身后指了指——那个人跟你一起的吗?我随手指方向看到刚刚骑上垭口的邱点了点头。她又折回车里拿了两盒牛奶一并堆在我手上,然后上车走了。我怀里抱着一堆吃的喝的,邱在旁边佯装拍照,气氛一度尴尬。。。。我先开口:刚才有美女给的,补充蛋白质,你要不要?刚说完这家伙就迅速夺过一盒牛奶,顿了一秒,又抢走了花生……

直男之间的矛盾就这样很快就消失了。

开始下山,从业拉山口往下,是著名的七十二拐,下到山脚就是怒江。这段下坡有大约四十公里,从山顶的四千六百海拔直降到二千七百左右,稍算一下就知道,坡挺陡。

整理单车,继续故伎重施,给邱的刹车垫上纸块,就顺利地降到山脚了。虽在下山途中某个一百八十度的拐弯处摔了跤,但因车速不快,有惊无险。在下坡快结束的山坳里有个叫同尼的小村子,我们经过时恰好正午,所以就在村口歇了会顺便吃些点心当中饭。海拔下降后,气温从零下提升到只需要穿件短袖即可。

同尼村下坡几公里后,平坦的柏油路在一处滚落的泥石流中被截断,接着是十多公里的泥灰路。

我们沿着怒江的右侧逆流而上,几公里后经过怒江其中一个哨兵站,路从右侧换向左侧,依旧是烂路。这段路非常难走,路面覆着厚厚的泥灰不说,还有两侧山坡上时不时滚落下来的石块。两个人艰难地在这十几公里中挣扎了三个多小时,在傍晚六点左右,才走出泥土路,迎来新铺的柏油路面。

怒江的沿岸不一段就会有一片片青稞,和偶尔的一稞树,有的树长在青稞田间,有的则长在沼泽里。我们迎着夕阳骑行,阳光格外晃眼。埋头蹬着单车,竟然也有点儿困意。天空依然蓝得没有一片云,太阳慢慢西沉,余晖在山谷中匆匆抬起,却又久久地停留在远处覆着厚厚白雪的山顶。

晚上八点,挂在远处山顶的阳光终于褪了,天色迅速地暗下,前方不远的八宿县,也一盏接着一盏的亮起了灯。

 

 

点赞

1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