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D15.海通兵站-芒康:大侠相会一顿肉

海通兵站(海拔3620)——宗巴拉山(4170)——芒康(海拔3875)
单日里程:34km
总里程:1032km

psu

在狗叫声中醒来,套好衣服出了屋子,开门就看到门口围着七八条肥壮的土狗,一个个闷着鼻子盯着我看,眼神温和,我看它们没有恶意,就直接伸手去摸靠前面的那只灰麻色的狗,才碰到它的额头,它就抖抖耳朵走开了。

清早,没见日出,没有下雪也没有霜露,山林寂静,山林里的小村子升起了炊烟。早饭依然是面,烟雾从炉中漫出来,缭绕在屋子里,松枝燃烧的烟味有一点香。

我和邱端着口杯举着牙刷,蹲在国道边上,面对着那一群肥壮的土狗,刷牙。在等早饭的空闲里,也从驴包里翻出一些饼干来喂它们吃。

吃完面条,山谷里的阳光已经洒满门槛。我们整理好东西,告别主人家,新的一天骑行开始。

昨天那崭新的柏油路已经结束了,今天出发,全程烂路,因昨晚没有下雪,道路干燥,每逢汽车开过,必定灰尘肆虐。

在这样的碎石路上颠簸骑行,有一点费劲,然而,这才只是开始。在离开兵站大约三公里左右,经过一处弯道,左边的空地上搭着一张很大的白色帐篷,右边是山林。我们正骑车经过,白色帐篷里钻出一约七八岁左右的小男孩,见我俩正骑车过来,便连滚带爬的跑到马路中间,张开双手档在我们正前方,示意停下。联想到了前两天在海子山的情形,两人都继续骑车,不理会他。果不其然,在刚经过这小家伙的时候,他果断地朝我们扔出一块石头。

邱用调侃的语气说,这小家伙也不怕我们俩大汉停下单车揍他一顿?我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看,刚才那白色帐篷边上,站着一高高大大的藏族壮汉,也正看着我们。我瞥了瞥后说,咯,那小家伙上面有后台呢。

拐了个弯,前面是一片峡谷地势,山坳中间有条河流,河面上的桥架很简陋,我们谨慎地过了桥,过桥就看到路边堆着水泥和石沙,但没有施工工人。沿着河流逆行,几段上下坡后,豁然开朗,平坦开阔的平地上一座小村庄出现在眼前。国道有一条岔路进入村子,岔路口站着几头黑牛。

过岔路口不远,上下坡变成上坡,路况依然是崎岖的石土路。有三两栋房屋建于国道两边,我和邱担心有狗,故下车推行,结果狗没遇上,倒是给三个小孩子缠上了。他们嘴里念念有词,像是念什么经文似的,听了半天,才听懂原来是复读“叔叔糖给嘛”… …我们没有糖,几个孩子长得比我都高,见我们不给糖,跟我们拉扯着不放,无奈,邱抽出货架上的那根铁棍,那是前天在海子山被那两个拦路抢东西的孩子扔过来的武器,邱当作纪念品抑或是战利品收藏起来了,本是想在路上遇恶狗时候作防身用,没想到此刻却用着来对付这些孩子,挺讽刺的。

即便这样,这些孩子依旧不依不饶,死缠烂打,邱急中生智,想起了网上的攻略关于应对这种情况的杀手锏:问这些孩子你们是哪个学校的?老师叫什么名字?读几年级的?怎么不去上课?孩子们听得一楞一楞的,于是我也追加了一句:你们姐姐多大了?然后趁着他们犯楞的时候,我和邱推着车逃出几十米远,这些孩子才放弃了尾随。

坡度开始加大,我们推行一段骑行一段,两人喘着粗气,谈起刚才的遭遇,苦笑不得。期间有一大队军队给养车辆从山上下来,浩浩荡荡,我们靠边停下避让,因为道路很窄。等到车队过完,我们眼睫毛都着满了灰尘。

快到垭口时候下了一阵小雪,但很快停了。垭口没有海拔标志牌。总的来说今天的骑行很轻松,上山十来公里,下山十来公里,莫名奇妙就到了芒康县城。入城口有一个三岔路口,往左是滇南线,此去可致云南,往右则进入芒康县城,通往拉萨。

今天我们到达芒康县城的时间不过下午三点左右,但我们决定住下,吃顿大餐,喝喝甜茶,补充给给,也顺便找找看城里有没有修自行车的铺子,看看怎么个把邱同学的单车刹车给处理一下。两人骑着单车把芒康县城逛了个通透。

县城沿着一条大路的两边建起来的,最高的房子不过政府大楼,有六层。找到菜场,买了番茄和香蕉,在菜场边上的小超市买了葡萄干和花生,也在附近找到了一家修单车的铺子,但掌柜的不在,而且看他店里的成设,大概也是解决不了邱同学刹车问题。

在县城兜了一圈,找了个饭馆,一问水煮鱼的价格,两人都不自觉的摸了摸钱包,低下了头。

正这时,同在这饭馆里吃饭的一大桌人,有人说话了。那是一杨姓的陕西大侠,他挥舞着筷子,豪迈的对我们说:兄弟,要是不嫌弃就过来一起吃吧。于是在美食的诱惑下,接受了邀请。杨大侠说他很佩服我们这些骑车的人,自己年轻时也去过一些地方,年轻人想法多但是经济能力有限等等。杨大侠走的时候还为我们加了几道菜,并说他就住饭馆斜对面的宾馆,条件还不错,价格也便宜。

这一顿饭吃得很开心。这期间,有小偷从他店后面的窗户爬进楼上去,差点把他存在床低下的钱罐子给偷走了。正好老板娘上楼看见,小偷才仓皇逃跑。饭店老板说,小偷看样子还是个初中生,藏族人。以前也有过类似的事情。还说这里抓到小偷就可劲揍一顿,打痛,下次就不敢再偷了……

从饭馆出来,便找到了刚才杨大侠所指的宾馆,条件确实不错价格也实惠。我们安顿下来,洗了衣服袜子,理了理东西,便出来街上逛。

县政府斜对面,有一个寺庙,很大,但遗憾不记得名字了。寺庙面前的广场很宽阔,白色的地板块密林置布。我们踩着砖块进走寺庙,发现这是一个四合方形的结构,外面一层的建筑算是围墙,里层才是主建筑。正对着大门的香炉香火旺盛。墙壁四周依次置满了金黄的转经筒。

黄昏来临,庙宇里渐渐多了一些喽啰的身影,他们在冷风中,踏出无比坚定的步子,环绕着中间的寺庙,转动着墙边的经筒,嘴里默念着六字真言。

太阳落山了,院中的鸽子飞上了墙头。我们随着这些转经的人们,也跟着绕了一圈。天空的云彩开始有一些黯淡,但因为沉静而明亮心,却饱满安详。

从寺里出来,邱提出喝茶去。我说要得。

那是一个美妙的黄昏,在寺庙边的一栋二层楼房,找到一家藏式茶馆。藏族茶馆少有汉人光顾,像我和邱这样的顾客,一进里面就会招来一些好奇的目光。热茶端上来,话题也随之打开。

一壶甜茶喝完,已经是夜里九点过了。从茶馆出来,街上空无一人,冷风在街道上呼呼作响。我们裹紧衣服,小跑回到宾馆,心满意足地睡了。

不太优雅的地方是,大约凌晨,被JC查房,还行吧,就是睡的不好第二的骑行效率怕是要打折扣了。

点赞

1 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