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D18 荣许-左贡:面饼与牛肉的巅峰对决

荣许兵站(海拔3440)-东达山(海拔5008)-左贡(海拔3777)

单日里程:62KM

总里程:1222KM

 

20170526202256

 

平常的一天又开始了。

清早,我们藏民朋友家的一头牛闯入屋里来偷吃方便面,运气不好被男主人及时发现了,然后就在屋子里展开了食物争夺战。老牛在屋子里乱窜,老汉紧追其后,系在牛脖子上的铃铛急促地响着,我们就在这个丁丁当当的闹铃声中醒来。

天气很好,高原的阳光透过似乎从未擦拭过的玻璃窗口照射在脸上,格外暖和。假装睡得很好地伸着懒腰收拾起床,发现昨晚半夜煲电话粥的高个子已不见踪影,心中闪过一丝愉快。邱和我还是一样遵循着夜骑哥晚起晚归的一惯作风,慢悠悠地洗漱,慢悠悠地收拾行李,慢悠悠地的出了门。

出门时主人家已不见踪影,只有老牛和几条黑狗在藏家院子里晒太阳,早饭是没得指望了,与邱各自含泪啃了半个面饼,就推着单车出发吃土了。

出发没多远,遇见了高个子和他的单车靠在路边,说着路太差了都是灰,不骑了,准备搭个顺风车继续感受高原的风景,但是并不顺利,已经在路边等了好几个小时,没一辆车要带他。我和邱会心一笑,转而对他表示并不走心的鼓舞:加油哦,你一定会等到的!

前面说过了今天天气很好,但是不知道今天的路特别差,在石头与黄沙铺成的路骑行真让人蛋疼菊紧。好在景色还行,路旁一条小溪哗啦啦地往山下流,如果越过小溪,还有一大片草原和一小片森林,林间树木粗壮矮小,草地翠绿如茵,还有偶尔的一只土拨鼠。

走走停停个把小时,路从小溪的左侧变到右侧,逐渐平缓,视线开阔很多。离着小溪不远,偶有一座藏式别墅,隔着小溪望去,显得很美,虽然屋子里的藏族大汉可能一年只洗一次澡,一楼的木栏中还堆着高高的牛粪。

在荤段子的鼓舞下,虽然没吃早饭,我们也还是坚挺到了今天的第一个垭口,时间大概是下午两点。此时,体力已经消耗大半,包里的大饼不管吃多少,也再使不出骑车的力气。然而翻过垭口放眼一看,傻逼了,又特么是缓上坡,还望啊望啊望不到尽头,完全泄气了,一点脾气也没有,两个人闷不作声地推着车往前走,太阳顶着头,没有一滴汗水的往前走。

歇一下吧,我想拉屎。

要得。

为了不被邱恶搞,我特意找了个桥洞解决内部矛盾,唉,毕竟我还是图样,正进行到一半,这家伙居然带着相机来拍我。。。被我用石头赶走后,又在路上发现一头牦牛,才转移了他的注意力。

玩闹了一阵,继续出发,本想一股作气冲过最后的垭口,赶到左贡,大鱼大肉,看美女,再睡个美美的觉。但现实是从翻过刚才的小垭口之后,俩个人的体能基本消耗完了,没有正式的早餐是非常失策的。推着单车又坚持了半个小时,终于是推不动了,俩人把单车往路边一撂,徒劳地从驮包里翻出所有的干粮——两个大饼、一包榨菜和半包压缩饼干。食物堆在俩人之间,我看看邱,邱看看我,呆。吃呗,还能咋整。邱拿起一块大饼掰开来一分为二,合着已经凉了的白开水一人一半地啃起来。是真特么的难吃啊,从一周多前的泸定县开始吃的大饼,真的是吃吐了,索然无味,难以下咽。

“亲,现在我多么怀念家乡的牛肉啊。”

“你知道吗,一般人会觉得牛肉是肉味带着咸,其实并不是这样。如果你来到我们永岩市永定县,你就会知道,原来牛肉可以是甜的,那种爽嫩的带着甜味的牛肉,漂在热气腾腾的面条上面,再洒上一点葱花,那种感觉,我滴乖乖!”

邱望着远处山脊的轮廓,深深地咽着口水,仿佛一碗冒着热气的客家牛肉面已经摆在眼前。

邱忽然站起来,把手里的半块大饼远远地扔了出去,用尽气力发出一声咆哮。“我要吃肉!!!”

然而喊声在平缓的山谷里兜了一圈,很快又传回来,邱再次无力地坐了下来。

 

你知不知道,在西藏有一种特有的吃猪肉的方式。

哦?

烤乳猪。听过没?其实就是我们骑车路上看到的那种自由放养的小黑猪,据说肉质格外鲜美,把猪肉块放着那么一烤,兹兹的响,怎么烤都不滴油,很快就能烤熟,放到嘴里马上就化了。

都不加料么。

哦,是要加的,说着说着忘记了。咯,快烤熟时洒上一拙孜然粉或者五香麻辣粉,人间美味爽翻你。

你个重庆狗,此等美味居然加五香粉。我倒是要问问你,如果此时有这样的猪肉牛肉和一个长腿妹子,你选哪个?

当然选妹子啊。

傻逼了吧,都饿成狗了,选妹子能果腹吗?要是我就先选吃肉,然后。。嘿嘿嘿。。

 

时间慢慢过去,太阳很快西下,偶尔吹一阵风,觉着冷。牛逼再怎么吹,也不能替代还没走完的路。歇了好一阵子,继续推着单车走吧。高原的天黑起来可是一片黑茫茫,虽然前些天都无一例外地赶夜路,但都是翻过垭口之后的路,像今天这样在海拔近五千的山上,还是非常危险的。

在模糊的意识里又挣扎了一个多小时,终于到达了今天的垭口,真正的东达山垭口,实际海拔5108米。已经没有对着海拔标牌拍照的力气。站在垭口看着远处即将消失的光,和夕阳下的反着白光的雪,深深地呼了口气。

psb

太阳很快不见了,黑夜迅速扑来。我们整理驮包,检查刹车,开始下山。

下山的路在修理,不时有大型作业车停在路边。邱在前我在后,我们在已经不能分辩是山还是路的地面上飞快行驶,仿恐被黑夜追逐吞噬。前方不见灯火,双手和脸被冷风不停拍打,左贡县城迟不现身,身体上的饥饿已被急促的疲惫代替,心中所想只有前方小城的灯火辉煌。

也不知道在黑暗中究竟奔驰了多久,终于才遇到路边一盏微弱的光,是个归家的藏民,打着手电,用不标准的普通话告诉我们左贡就有前面的山坳子里,很近了。

我们在晚上十点半到达左贡县城。进了城郊的第一家饭馆吃饭,老板给我们提了一壶热茶,我们点了菜。饭馆里的炉火正旺,俩人都捧着茶碗看了看屋外的黑夜,然后相视一笑,脸上又露出了猥琐的笑容。

点赞
  1. 邱太阳说道:

    这是愉快的一天。你这篇可以,文风显然进化了,不仅走心还风趣幽默。但是我建议你不要那么恶俗,我完全没说过什么长腿大屁股美女的事。我觉得有必要把你在冰川里拉屎的照片发出来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