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D17.如美-荣许:消失的客栈

消失的客栈
如美(海拔2550)-觉巴山(海拔3930)-登巴(海拔3440)-荣许兵站(海拔未知)
单日行程:67km
总里程:1160km

thum-03411464869424

一夜无梦。清晨的阳光从木屋唯一的小窗窜流进来,昨晚破败的小屋看起来也不那么坏了,我们就在太阳晒屁股的情境下收拾起床。

从屋子里出来,阳光耀眼,高个骑友正在院里生火煎蛋,一条黑狗在柳树下撒尿。我们的早餐还是在饭店里吃,面条还是跟昨晚的米饭一样半生不熟,随便了。

从住宿点出来有第二道入藏的边防检查,问了进藏目的并登记身份证件,才给通过。

今天的天气很好,阳光从昨天骑过的乌拉山升起来,整个如美镇被照耀的格外生机。路面还是跟昨天一样的灰土加碎石,灰土还要更厚一些。今天到达觉巴山山顶的路程约三十公里,没有逆风,天气晴朗,我们预感行程会顺利。

出发五公里左右,见到攻略中记载的教授客栈,客栈靠于国道内侧,并列的一排房屋周围是正长出新叶的柳树,门前一条小沟流淌着清水。过教师客栈后,山路上的灰土更厚了,车轮着地的抓力很差,骑行更加费力。我们相谈不多,只低头蹬车,山峦荒凉,不时有石块从干燥疏松的山坡上滚落,此路段随处可见因滑坡而崩坏的路面和护栏。左侧的山谷底部,是滚滚而下的澜沧江,我们在半山腰缓缓爬行,垭口尚远。

十公里,停下歇息吃点东西。高原日照当顶,露出的手臂和脖子被烤的辣疼,出发时备的两瓶只剩半瓶了。这里有一个小插曲。吃东西时,高个子把饼干拆开的塑料袋很自然的丢到了地上,邱见了俯身把塑料袋捡起来,并说这地方可没有环卫工人。高个子笑了笑,显然觉得邱小题大作了。

继续出发,十五公里拐了一个大弯,路从山的一侧拐往山的另一侧,两座大山相连的中间山坳里,是一级一级的长满青稞的田坝,绿油油的青稞在山坡上格外亮眼,三两栋房子错落在田间。在拐弯处望向前面更高的地方,那里是今天的第一个垭口。太阳当顶,应该是正午了,我们的体力已经有点余额不足了。

下午四点多,抵达垭口。不足三十公里的上坡,我们用了整整七个小时。

在觉巴山的垭口上,视线平行的山峰均覆盖着白的雪,我们已经爬的够高了,而头顶飘荡的云朵还是很高很远。垭口上错密的经幡应风飘摇,邱站在西下的阳光下面指向更远的山,问那是不是我们前几天走过的地方。

下山的道路正在修缮,路宽许多,但还未硬化,路面是尚未压实的碎石,不足三十公里的下坡在蛋疼菊紧中很快见底,夕阳的余晖从山谷完全消失时,我们到了山谷底的登巴村。

在出村口的时候,路边有三家依次排开的川菜饭馆,邱见了打趣道: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川菜,沙县小吃和兰州拉面彻底输了!

天色渐暗,我们选了其中一家,点了两荤两素外加一汤,计划吃饭过后继续赶至十五公里外的荣许兵站,因为从攻略上看,荣许兵站边有一家骑友新开的小六客栈,环境优雅,理想加分,这让同为理想主义的我们有了恻隐。

等菜上桌的时间里,高个子还在为不能多点几个荤菜而闷闷不乐,里屋为我们炒菜的四川老板娘,右手用娴熟的手法操铲炒菜,左手还夹着烟,油烟散到外面,闻着酥香得很。

饭后歇了一刻钟出发,光线完全暗了,出了村子,平路变上坡,坡陡渐加,遇到迎面下山的羊群,我们避到路的两边,牧羊的姑娘挥着藤鞭走在最后,高原红的脸蛋因为天黑,只能见一双亮晶晶的眼睛,看到我们三骑行的少年,羞涩地埋头嫉步,蓬松的辫子在肩膀间来回拍打。我打开单车夜行的车灯,邱大声唱起了歌,牧羊的姑娘虽然走得慢了,夜色却很快地笼罩过来,羊群和姑娘消失在暮色之中。

十五公里的夜路,山风阵阵,白天荒凉的山路因为夜色变得更加严肃,天上的星星颗颗明亮,远处偶尔传来一些类似狼嚎的叫声。埋首骑车,大约晚九点,来到了一个小村庄,通过成群的狗叫声,判断荣许兵站已经到了,但是前后找了两遍,不见小六客栈,也许他的客栈破产了,也许他又出发了,小六想,客栈破产了梦想还在,梦想永远不会破产。

找不到小六客栈,只得选择村中唯一的民宿,是我们亲爱藏民朋友的家中用几张木板拼接起来的大通铺。进到屋里,一股熟悉的酥油味扑面而来,地面是踏实的泥土,走近大通铺捏了一把被子,还好,是干的。

洗澡什么的是不敢想了,只有换上拖鞋了去了外面冲冲冰水。可能因为冻的,刚爬上通铺肚子就咕噜咕噜,但我们亲爱的藏民朋友的家中自然也没有厕所,无法,打着手电带纸出门,摸黑在国道边的一块木板上蹲着解决内部问题。蹲着坚实的马步,一边解决内部矛盾一边仰望苍穹,夜空繁星置满,夜风吹在屁股上有点凉,我想到了李白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