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踏实地,仰望星空

Keep your eyes on the stars ,and your feet on the ground !

D15.海通兵站-芒康:甜茶与夜里的风

海通兵站(海拔3620)——宗巴拉山(4170)——芒康(海拔3875)
单日里程:34km
总里程:1032km

psu

早晨打开门,一群土狗立马围了上来,一个个摇着尾巴以为开饭了,天真, 人类都还没吃呢。

外面的雾很大,也很静,小卖部老板给炉火添了新材,烟雾从炉中漫出来,松树燃烧的油香在屋里缭绕。

出发了,灵魂在路上!昨天崭新的柏油路只修到了兵站门口,今天出发,全程烂路,好在昨夜没有雨雪,道路干燥,不然又将上演“史上最难的一天”了。

雾散了,多云。骑行了好几天的沥青路,今天换成土路就有点兴奋,有在藏区腹地的感觉了。

出发约三公里,见在公路边的空地上搭着一顶很大的白色帐篷,骑车经过时,帐篷里迅速钻出个小男娃,约七八岁吧,见我俩正骑车过来,急忙连滚带爬跑到公路中间,张开双手栏住我们的去路,联想到了前两天在海子山的情形,两人都绕开他继续骑,果不然,见我们不理他,这小东西果断捡起路上的石头就朝我们砸过来,我们赶紧骑快溜了,干!

邱调侃说,这小娃娃也不怕我俩大汉揍他一顿?我下意识回头看那白色帐篷,旁边自然是有熊娃他爸的壮汉,正看着我们。

拐了个弯,前面是一个峡谷,峡谷中间有条河,公路与河流交汇的地方用很粗的树干架了便桥,我们过了桥,就看到山谷中间有一片小平原,平坦开阔的地上立着零零散散的藏式小屋。公路有个分岔路通往村子,岔路口拴着几头黑牦牛。

过岔路后沿大路继续骑,没多远就是陡上坡了,爬坡推行中担心有恶狗,我们各自在路边折了根木棍防身,结果狗没遇上,倒是给三个小鬼缠上了。跟之前拦路的小毛孩操作手法一样,不过这次我们总算弄懂了他们的意图,就是不依不饶地向路过的旅行者讨糖吃,这几个娃娃其中一个长得比我都高,我们不给糖,就扯着我们的驮包不放,讲真,在拉扯中我们的心里是很慌的,所以,情急之下我们操起了用来防恶狗的木棍吓唬他们,还确实管用,哎,挺讽刺的。

从村子爬到宗巴拉山的垭口,我们几乎全程用推的,泥土路上,单车的抓地能力简直不能更弱,期间还有一个大队军用货车从对向的山上浩浩荡荡地开下来,我们靠边避让,待车队过完,我们基本就是两樽兵马俑。

快到垭口时候下了一阵小雪,很快又停了,垭口没有海拔标志牌,云群快速的从头顶飞过。

总的来说今天的骑行很轻松,上山十来公里,下山十来公里,不经意间就到了芒康县城。入城有个三岔路口,往左是滇南线,此去是云南,往右进芒康县城,通往拉萨,我们往右。

今天到达芒康县城的时间不过午后两点,但我们决定住下,算半个休整日吧。我们要吃顿好的,要喝壶甜茶,要再买些干粮,要修修邱的单车刹车,还要给远方挂念的人打个电话。

县城的所有房子被安排在一条大路的两边,有各种机关单位,各种小超市,还有茶馆饭馆宾馆等等各种馆。找到菜场,买了番茄和香蕉,在小超市买了葡萄干和花生葡萄糖,也找到了家单车铺子,但掌柜修不了邱单车的碟刹系统。

兜了一圈,找了个饭馆,想吃条鱼,但问了价格后还是决定吃碗面,不过我们的囊中羞涩被同在饭馆里吃饭另一桌人看到了,他们招呼我俩座下一块吃:兄弟,要不嫌弃就过来一起吃吧,我再给叫老板炒两个菜。我还在不好意思,邱已经一屁股座过去了。边吃边聊,知道了招呼我俩吃饭的是杨大哥,他们从陕西来这边做水库工程。杨大哥说很佩服我们这些骑车的人,说自己年轻时也去过一些地方,年轻时总是想去很多地方,说着把剩的半瓶啤酒一口喝光了。

杨大哥走时还为我们加了两个菜,我和邱吃的很欢,这期间还有个趣事,有小偷从饭店后面的窗户爬到楼上去,差点把老板的存钱罐给偷了,幸亏老板娘上楼撞见,小偷才仓皇逃跑。

从饭馆出来,住了街对面的宾馆,条件不错,价格实惠,据说是浙江人开的?安顿好之后出来转转。

街上有个寺庙,很大,不记得名字了。寺庙面前的广场很宽阔,地面全是白色大理石,走进寺里,发现里面更大,是个四合结构的建筑,外围是高墙和走廊,内里中心是主建筑,正对进口的寺门前香火旺盛,墙壁四周依次置满了金黄的转经筒。太阳落山了, 陆续有转经的人进来,我们也随着人群,转了几圈。

从寺里出来,邱提再次安利甜茶,逐寻得寺院东面一家藏式茶馆。藏茶馆因为饮食习惯不同少有汉人光顾,像我们这样穿着冲锋衣过路人,就更少之又少了。进到茶馆,在三两好奇的注视中找位置坐下,甜茶也随后端了上来。

甜茶相比酥油茶,接受度要高的多,口感非常好,味道介于奶茶与咖啡之间,还有一丝酥油味。一壶甜茶喝完,已经是夜里九点,俩人从黄昏聊到夜晚,竟也想不起到底聊了些什么,这甜茶似乎亦茶亦酒。

从茶馆出来,街上空无一人,冷风在陌生的街道上呼呼作响,裹紧衣服,小跑回到宾馆,心满意足地睡了。

通常,骑行日志记到这里就结束了,但是今天不略有不同,为什么呢,因为半夜里被强行查了一波身份证。细节就不赘述了,反正整个过程非常不优雅,一边是带着起床气的两个合法少年,一边公事繁重但难以被理解的(边防)基层民警。

查完房后也没了睡意,哥俩几乎吹牛到天亮,明天的骑行,很可能又是“史上最难的一天”了。

点赞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